<cite id="njfbr"></cite>

    <mark id="njfbr"><pre id="njfbr"><listing id="njfbr"></listing></pre></mark>

    <mark id="njfbr"></mark>

          企業(yè)就像一臺機器,機器合成千上萬(wàn)個(gè)零件的性能才能運轉,企業(yè)也只有各個(gè)部門(mén),所有員工合力才能興盛。只不過(guò),機器要達到合力,只要根據既定規律,把大小每個(gè)零件管理好就行;企業(yè)僅僅是靠螺絲等硬手段管理卻不行,因為企業(yè)合力的對象是萬(wàn)物的靈長(cháng)——人。
          所以,用什么方法管理就成了關(guān)鍵。
          經(jīng)常參觀(guān)、考察農業(yè)企業(yè)。農業(yè)企業(yè)就有這樣一個(gè)現象:銷(xiāo)售旺季時(shí)各部門(mén)人人盡心盡力,或者會(huì )議上表面人人盡心盡力,可一到淡季、一到實(shí)際操作時(shí),問(wèn)題突然就涌出來(lái)了,銷(xiāo)售嫌生產(chǎn)不以市場(chǎng)為中心,生產(chǎn)嫌銷(xiāo)售不顧生產(chǎn)死活,貨運嫌門(mén)衛半死不活,門(mén)衛嫌貨運態(tài)度不好。企業(yè)整個(gè)就是一矛盾集中體。
          按理說(shuō)世界是由矛盾組成,有矛盾也正常,可問(wèn)題是矛盾一旦不解決而任由其發(fā)展,一旦激化,于企業(yè)有百害而無(wú)一利。
          所以當銷(xiāo)售與生產(chǎn)矛盾激化時(shí),其就有可能帶著(zhù)情緒工作,任由銷(xiāo)量自生自滅,反正過(guò)錯不在他;當貨運與門(mén)衛矛盾激化時(shí),其也就有可能把氣撒在產(chǎn)品身上,致使產(chǎn)品破損率上升。
          或許問(wèn)題還不至于這么嚴重,但畢竟矛盾雖然不可避免,但可以控制在度內。只有企業(yè)才能形成合力,才能興盛!
          但是,規章制度只能治理身體,管不了內心?;蛟S在嚴密的規章制度前,企業(yè)每個(gè)成員都會(huì )小心翼翼,但不代表每個(gè)都會(huì )從內心去合力。
          因此,根本還在于治心,在于讓企業(yè)每個(gè)成員都能找到大家一致認可的標準去執行。正如螺絲釘只有知道它對一臺巨大機器的重要作用,并因此感到崇高時(shí),才會(huì )堅定地固守住自己的位置一樣。
          為了讓每個(gè)螺絲守住自己的位置,就要讓他知道自己于整個(gè)企業(yè)的作用并讓他感受到崇高。
          崇高來(lái)自于心,來(lái)自于對一件事情意義的認識。只是對一件事情意義的教育遠非規章制度能完成,所以,企業(yè)管理根本之道還是要重視企業(yè)文化的建設。
          企業(yè)文化的建設是蓄勢,是御水,貌似蹈虛,實(shí)則無(wú)孔不入。所以,企業(yè)負責人不能不重視。
          重視的根本表現還是要從本人做起。只有企業(yè)家本人真正從內心認為企業(yè)所干事情很崇高,才能情發(fā)于心,外現于行,并進(jìn)一步形成企業(yè)價(jià)值觀(guān)、方法論,并逐漸影響他人。
          而這是企業(yè)文化的基礎。
          有了基礎,重在定位。至此想起這樣一個(gè)故事,說(shuō)有一個(gè)小和尚擔任撞鐘一職,半年下來(lái),覺(jué)得無(wú)聊之極,主持宣布調他到后院劈柴挑水,原因是他不能勝任撞鐘一職。小和尚很不服氣地問(wèn):“我撞的鐘難道不準時(shí)、不響亮?”老主持耐心地告訴他:“你撞的鐘雖然很準時(shí)、也很響亮,但鐘聲空泛、疲軟,沒(méi)有感召力。鐘聲是要喚醒沉迷的眾生,因此,撞出的鐘聲不僅要洪亮,而且要圓潤、渾厚、深沉、悠遠。”
          鐘聲要圓潤、渾厚、深沉、悠遠,只有這樣才能有號召力!相信如果小和尚早知道,也就不會(huì )應付。由此可見(jiàn),形相同而質(zhì)相遠。所以,定位就是要企業(yè)不要犯主持一樣的錯誤,就是要不僅提前告訴員工工作怎么做,而且告訴員工做工作的意義。因為只有知道意義,小的工作才能不小,員工才能盡職盡責。
          當然,方法不僅一種,立名同樣重要。當門(mén)衛叫門(mén)衛時(shí),感覺(jué)很平常;而當將門(mén)衛叫“防衛工程師”時(shí),就會(huì )讓人精神頓時(shí)一抖。
          所謂萬(wàn)物各有名,萬(wàn)物也各有標準。作為企業(yè),只有各個(gè)崗位都有了從行為到精神的標準,并能讓員工認識到這些標準背后的偉大意義,人才能各盡其職,企業(yè)才能因心的凝聚而向上。
          要注意的是,一說(shuō)到意義,許多企業(yè)都拘泥與對企業(yè)自身的意義。事實(shí)上,小意義利一身,大意義利天下。星煒的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意味著(zhù)人品的訓誡,不正是照見(jiàn)其自己及大多數企業(yè)行為的一面鏡子嗎?
          而只有達到這樣普世的價(jià)值,企業(yè)文化才能真正產(chǎn)生長(cháng)遠的利益。實(shí)施企業(yè)文化直接的好處是改變員工的精神,一個(gè)員工的精神改變企業(yè)便有了一分希望,當上至老板、下到門(mén)衛都圍繞在一種文化周?chē)?,為了一種文化而共同努力時(shí),就會(huì )少了因個(gè)人私利而互相抱怨,員工因自覺(jué)崇高而不斷努力,那時(shí),企業(yè)也就不再像一臺機器,而成為一個(gè)偉大的團體而放之四海皆了。
          ?
          精品邻居无码一区二区三区,色狠狠αv一区二区三区,国产丝袜高跟熟女自慰,特爽毛片一区二区三飞